GloriaYyy

【顺懂】娱乐圈AU|看喜剧之王观后感

【写在前面】

第一次发文,看了很多太太很多超棒的文,忍不住自己产粮了。格式啥的有错误的话请提点我。

设定还没完全想好,目前是导演李懂,演员顾顺。其实还想加上全员,不过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了。

写了很多,但是实在是因为看《喜剧之王》有感。实话说刚看完没什么感觉,甚至那个被知乎上拉片仔细分析大加赞誉的那个“我养你啊”那个镜头都觉得没有那么强的冲击性,但是写着写着才体会到了更多的东西,真的很打动。

李懂给我的感觉是细致,但是容易想多。所以设定是个有情怀的新人导演。     

顾顺的话一如既往的拽,但是有才华和资本,对待亲近的人无比的支持。

相关的知识什么的纯属瞎扯,勿喷。电影之类的毫无专业素养,都是自己一点儿胡话罢了。

当然还是希望有人看了哈哈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正文】

李懂窝在顾顺怀里看电影。

其实本来是李懂坐在沙发上,身体微微前倾着,左手肘支在膝盖上托着腮,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夹了根签字笔,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茶几上的电脑,旁边还放着一本儿黄色护眼的拍纸本——端的是一副好学生求知若渴的样子。

结果这副架势摆出来没两分钟,顾大顺同志就过来了,手里端着一盆刚洗好的葡萄。就跟小孩儿看不得妈妈有一分钟的空闲时间,一定要抓住了用来撒娇一样,顾顺最见不得李懂把他扔一边儿自娱自乐自给自足的样子。

凭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想贴贴靠靠让你嫌弃呢?顾顺蹭蹭蹭,蹭到李懂身边,先把盆重重撂在茶几上,金属盆发出一声脆响,溅出来的水把李懂的拍纸本都沾湿了一点儿。

接着整个人靠过去,抬起腿放到沙发上,最后长臂一伸把人捞到怀里。这个场景一秒钟从好学生准备学习,变成小情侣腻腻歪歪刷剧。

薄薄的笔记本现在被顾顺架在支起来的膝盖上——本来李懂是不想这样的,金属壳的笔记本放在腿上凉,更何况顾·中二少年·顺万年声称火力壮,在家从来不穿长裤和袜子。

但是顾顺以为李懂是不愿意自己被打扰,那根反骨一上来更加执着了。搂着李懂的手松开,腰一使劲,整个人躺倒李懂腿上去了。他躺下还不老实,来回扭了几下,找到个最舒服的姿势,嘴里还嘟囔着:天天看,天天看,有什么好看的。

顾顺同志,先不说李懂文艺闷骚的本质,也不说李懂作为导演的工作需要,且说你自己是个演员好不好,说看电影没劲就好比个大厨说吃饭没劲是一样的——没见过这么砸自己饭碗的。


顾顺自己也意识到这话说的暴露智商,忙稍稍抬起身来,仰头去看李懂的脸色。李懂到时面色如常,大概是对顾顺这种行为习惯了。手从后面把顾顺包住,伸过去把电脑拿回来,顺便在顾顺头顶的发旋上亲了一口,

“投到电视上看吧。”

顾顺虽然很喜欢懂懂得抱抱和亲亲,但是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懂儿你什么时候这么会撩了?

而且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像哄孩子的,总觉得后面应该再跟个“乖。”

两人一起摆弄了一阵投影设备,顾顺还难得夸了一下别人,说庄羽小同学这周年礼物送的贴心。

李懂先是点点头,然后想了想又补了一句,估计是陆琛提点的。顾顺也点了点头,说是,庄羽这技术宅还得陆大夫照应着。

有了投影,顾·大黏人·顺终于可以心满意足的和懂儿相互依偎在沙发上看电影了。


片投到电视上,顾顺才看出来,放的是周星驰的《喜剧之王》。


“老片子了,”顾顺往嘴里扔了个葡萄,“怎么这会儿想起来看这个?”


“从前看的不细,想再刷一遍。”李懂张嘴,含住顾顺递过来的葡萄。


看片子,是导演的工作需要,也是职业素养。

光有巨大的观片量是不够的,更重要的其实是观片的质量。

就好比观众看一个片,看情节合不合理,看演员的演技尬不尬,颜值高不高,配乐震不震撼;这个悲剧看得是让人一周都寝食难安还是当场笑场出戏。

有的会出了电影院在社交媒体上发一发影评,好的片子再和人推荐推荐,甚至二刷三刷,一部片粉上一两个演员,也就是了。

演员看一部片呢,自然要看这个情绪是怎么表现的,眼泪是一下子出来的,还是先眨眼再出来的;头上的青筋什么时候暴起;哪个角度最显得自己轮廓明朗;打戏是怎么做到张弛有度,既有看头又不浮夸的。


导演看一个片子,则无定数。他有可能是研究这部戏的灯光和镜头,如何显得人苍白又消瘦;再看这部片子的分镜,大段独白或者对白的时候镜头怎么显得不单调;也有可能是场景和配色,怎么在阳光明媚的海边讲一个悲剧——这都是要有功力的。一个片子,只有反复的看,一秒一秒一帧一帧的看,才能看出来,这一闪而过中到底包含了多少个独立镜头;同一幕街上的行走用了多少个机位。


但是更多的时候,导演要看一部片的内涵。内涵是什么,这不好说。没有什么参数或者比例能明确的界定出一个内涵出来。

有人管这个叫导演的风格,这其实是有道理的,因为抛开一切技术和市场的考虑,电影是一门极有表现力的艺术。在一切的艺术里,它又有无与伦比的影响力。它可以是消遣,也可以是学习。

好的影视作品,在潜移默化中可以改变人的想法,就好像看了战争片会让人有征战沙场的冲动;看了文艺片会思考人生一样。

星爷的作品就有无比鲜明的个人风格,但是具体这个风格是什么,李懂觉得自己还参不透。


“我小时候看这个的时候,就没看懂。”李懂停了一会儿,慢慢的说。


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转头看顾顺,而是眼镜还一直盯着屏幕。顾顺看着他认真的侧脸,知道这会儿他是真的在思考,所以也并不打断他。


“我不是说最后的情节反转太快,我不明白。好多解读不是说,尹天仇和那个警察其实都死了,最后是他的幻想。柳飘飘等他等他,等到最后以为他又是一个在骗他的人。”李懂拿了个葡萄,无意识地在手里捏。

“这些当年看完就立刻去查了。我也不觉得给过夜费这件事儿有多费解。”   他又顿了顿,突然低下头,从鼻子里出了口气,发出一点像叹气一般的气音。

“我其实不明白,为什么这两个人会爱上彼此。如果说尹天仇是因为柳飘飘漂亮的话,这也可以算是个原因吧。但是柳飘飘为什么会爱上尹天仇呢?在他说出”我养你啊”之前她就爱上了吧?可是为什么呢?尹天仇什么都没有,而且也没有真的多可靠啊?一个靠演戏活着的人,表演出另一幅模样不是相当容易吗?”那枚葡萄在他指间滚动,被他一个用力捏破了。长出来一点儿的手指甲刺进去,沾上了微酸的汁水。

顾顺原本是靠在他身上,这时坐起来,抽了张纸巾给他一点一点的擦手指。


“说他死了这个解读我也看到过,我觉得也有道理吧。只不过是贺岁片,又要照顾观众和市场,所以妥协出来的结果。”顾顺把纸揉成一团,捏捏李懂纤细修长的手指。


“尹天仇死了,是因为他演技不过关。这个意思其实片子里也有影射,他自己说的,我不是个好演员。他平时作风浮夸,教人演戏,其实是在隐藏。他想通过教条的,书本上的论点去表现出自己想要表现出来的样子,目的是掩藏自己积极,坚持背后的厌倦和愤怒。

我觉得星爷这部戏里最打动我的不是那句“我养你啊”,而是柳飘飘给他盖被子之后他在无人处睁开的眼睛。那个眼神里透出的挣扎,疲惫甚至自责,都是我还做不到的。而我觉得,那些情绪才是尹天仇真正的情绪。”

“但是他不是个好演员,所以他的情绪不会被完全藏住。从一开始教表演时候的拥抱起,就已经动情了吧?柳飘飘虽然不是演员,但是她最会分辨。她知道什么是真,什么使假。她知道什么能信——所以她坐在车上是不能自已的痛哭,而不是盲目的愤怒。”


顾顺说到这儿停了停,看到李懂还在专心的注视着他,继续说下去。


“你问为什么柳飘飘会爱他?我觉得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做不到他所做的。同样在最底层的生活,柳飘飘自己已经放弃了。虽然她说不想被称为”出来卖的”,但是这是她用来掩饰自己已经接受这个事实的办法,所以她会激动到打人。

相反虽然尹天仇对被叫“死跑龙套的没有那么大的反应,我觉得是因为他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会拜托这个标签,所以无需去辩解。他的积极和坚持,是柳飘飘已经失去了的,后来又找回了的。所以她会说”不行“,不断地,重复地,坚持地说”不行”。”

“可以说,柳飘飘爱的是他身上的力量。而尹天仇爱她,是因为她们是同类。受过的伤,就像灵魂上的印记一样,是抹不去的。爱情不是说你有多少优点和多少缺点的计较,而是两个同类寻找到彼此的依靠。尹天仇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能体会到,所以他愿意包容她,接近她——因为他们是同类。他们连接个吻都要那么别扭的说是涂唇膏,但是两个人都听懂了,而且也只有他们能听懂。

但是却在最后,尹天仇一句“我爱你”就打消了柳飘飘所有的唠叨,不安和胆怯。我记得那个地方星爷是很无奈的摇了头。我相信这不是尹天仇觉得柳飘飘烦,而是发自心底的心疼,又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让这个姑娘安全起来。”

一向都是李懂作为文艺的,敏感的那一个。他知道顾顺是有才华的,他也见识过他无数的闪光点,但是没有哪次比得上现在这次。他们两人依偎在沙发上,听他娓娓道来他对爱情的理解。

顾顺忍不住伸手揉揉李懂的头,这副大眼闪闪的样子快和徐宏有的一拼了。

“还有啊,懂儿,虽然我是个演员,但是我自问演技也没那么好。”

什么?李懂这才意识到,自己刚才那句“一个靠演戏活着的人,表演出另一幅模样不是相当容易“把顾顺也算进去了。

他刚想说,我不是那个意思,顾顺打断了他,在他唇角亲了亲,说“没事儿,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不”李懂伸出手搂住顾顺的脖子,

“我是想说,我不是柳飘飘,我能分辨。我知道你没在演戏。”

顾顺露出两颗虎牙笑了。

“其实我还有最后一个疑问。”李懂又说,“星爷在拍这部片子的时候,是怎么想的呢?有人说尹天仇就是他自己,有人说不是。有人说结尾是向商业妥协。那他作为一个导演,究竟心里会是怎么想的呢?一部表现坚持自我的片子却最终妥协了;还是说他觉得这种过度浮夸的坚持本身就是错的呢?他作为一个人,到底想表达什么呢?”

这个问题顾顺就回答不了了,他的方式是凑近李懂,慢慢的开始吻他。

李懂本来还想挣扎,“片子还没看完。”

“别动。”

这句话一出,李懂彻底安分了。


评论

热度(26)